<acronym id="wsci6"><small id="wsci6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wsci6"><center id="wsci6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wsci6"><small id="wsci6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wsci6"><small id="wsci6"></small></rt><rt id="wsci6"></rt>
歡迎訪問!
您的位置:首頁 > 中山地情 > 中山民俗 >
重陽節與中山風箏
【作者】軼名 【文章來源】《中山文史》 【成文日期】2020-10-21 【點擊率】

  “九月九,去登高,戚(扯、放)高紙鳶(風箏)望天流,滯()運流曬()好運到,長命富貴步步高。這是20世紀40年代重陽節流行于石岐的童謠。

    常年習俗

    中山石岐人向來有習俗,把農歷九月初九重陽節,看作是轉運日,因此是日從早到晚都有人往高處攀登閑游,意即登高轉運。因而登高者大都攜帶普通方形紙鳶(風箏),登上高處流放,讓:衰運盡流,博個轉運好兆頭。但這天也有一點忌諱,就是對飄流到來之紙鳶,誰也不撿,生怕撿了別人之流鳶會替別人擋災。因此,重陽登高流鳶就非常熱鬧,40年代時石岐煙墩山、仁山、蓮峰山;附城之崗頂、曠地、沙丘、河畔、田埂和水上木船篷頂等,都有各式各樣方形普通紙鳶紛飛流放。流鳶者為了達到自己心愿,想盡千方百計讓自己放高之紙鳶自由流走,有人故意讓別人界斷自放之線任鳶流去;也有人將自己之鳶放飛兩三丈高后連線帶鳶一起拋掉;又有人用三幾尺“霉線”續于靠近“鳶瓣”的位置,待紙鳶放高后用力拉斷流去;更有人在接近“鳶瓣”之線中綁上一截燃著之神香,待香燒斷棉線讓紙鳶自行流去??傊?,放鳶者為償心愿,各展其能,這一習俗,緣起何時?已無法稽考?但筆者最近曾與四、五位高齡長者交談過,他們大都說在祖輩已有這種民間習俗,大概有兩三百年歷史。中山解放初期,民間仍有這項活動,但到1953年后,這種習俗開始逐年消失了。80年代初,重陽登高熱又興起,活動方式改為半夜登高,黎明自散,活動者90%是青壯年男女,老、少極少。約從1982年起,每逢農歷九月初八晚9時一過,登高者從四面八方攀向環城區之大尖山、石岐之煙墩山頂峰,燈火燭光照得滿山通紅,鞭炮轟隆,煙霧朦朦。登高活動延續至今,但放流風箏已不復見。

  風箏史話

    中山風箏,大體分為大型觀賞小型界斗兩類。觀賞類有百足”(蜈蚣)、大襠、雙飛蝴蝶、螳螂、美人蛇、大風、蝙蝠”(名曰引福歸堂)“麻鷹、雙翼飛機、飛魚”(龍利魚,俗名鰨沙)、蜻蜓、圓水桶、群鳥”(名曰百鳥歸巢)、孖公仔”(雙人)、八卦、骰仔、雙旗、上升蝴蝶方形長尾鳶19種;界斗類主要是馬拉鳶菱角仔。

    這些風箏,大都出自南朗區之泮沙鄉鄉民許航寶、許漢超和許金等人之手,也有張家邊鄉、沙邊鄉、窈窕鄉、環城等各區鄉鄉民自做。又有石岐孫文東路鄭立、太平路朱明、民族路劉九、劉鳥、孫文中路高品等人精制。扎作和放飛這些風箏都各具特色,若論工藝精巧,屬觀賞型以泮沙許航寶、界斗型以石岐朱明所制作為最佳。1917年陽1918重陽節,中山縣民眾教育館在石岐煙墩山,舉行中山縣第一、二屆風箏比賽,上述風箏都有人帶去參賽。泮沙鄉許航寶放飛之百足以其扎作工藝精巧,放飛操作技術高超,風箏生動活潑而連獲兩屆冠軍。石岐朱明,在放飛紙鳶界斗中,用自己精制之“馬拉鳶”和“玻璃線”參加角逐,經十多回合交鋒,所向無敵,也曾榮獲冠軍。泮沙人放飛之“麻鷹”和“開公仔”系上紙帶在空中飄蕩有如仙子臨凡。石岐人放飛之“上升蝴蝶”和“雙翼飛機”,技巧也很高。放飛“上升蝴蝶”時,把“蝴蝶”套在觀賞型紙鳶線上隨風上升,到一定高度時,“蝴蝶”觸到了線上系著之阻物,就啪一聲響自動摺疊,同時在半空撒下與指頭一般大之閃光紙片,“蝴蝶”也沿著線向下滑回。“百鳥歸巢”是一線系十多只“鳥”之群鳶,逐只放飛,等全部放飛上空中時,有如百鳥歸巢,十分好看。“雙翼飛機”是用棉線牽引放飛的,它在空中會作左右斜飛偵察或俯沖作機槍掃射及投炸彈之動作,同時發生嗡嗡之響聲,形象逼真。張家邊人放飛之“螳螂”、“飛魚”和“雙飛蝴蝶”,栩栩如生。南朗地區大象埔村村民40年代后期,放飛之麻鷹響尾蛇,也很有特色,在高空飛蕩時會發出啪嘩啪嘩之響聲。該村高手在豬肝吊膽山頂上放飛近兩公尺寬之麻鷹,任意翱翔,吸引不少觀眾。因此,該村之風箏高手于40年代后期,曾應邀到澳門作放飛風箏表演。這些風箏高手,現尚健在者有泮沙許漢超(現年近90)、許金(現年70多歲)和石岐孫文中路金龍發廊店東高品。

    風箏之鄉

  南朗鎮泮沙鄉可說是40年代中山的風箏之鄉。當時該鄉鄉民的扎作和放飛風箏已為群眾性活動,出現了像許航寶,許金、許漢超等一批能工巧匠。每年逢農歷八、九月,該鄉村口大地坪和天后廟前曠地,每天傍晚,如天無雨,就有大群老少男兒帶著各式各樣紙鳶不約而同來放飛,如遇明月當空,有人放飛到午夜或通宵。高興時,在農歷大年初一也有不少人在此地放飛風箏。這一活動,持續達50年之久,當年許航寶及其助手許金所扎作之百足麻鷹,不論是造型還是放飛操縱技巧,都有其獨到之處,可說技冠全縣。許航寶當時已年近古稀,但在制作風箏之選料、裁料、扎架、貼紙、著色全過程以至試飛、正式放飛等,他都親力親為。為了扎作“百足”鉗、爪所用“山朗”,每到農歷八月山朗成熟期,航寶便遣兒媳往五桂山地區采集使用。扎“百足頭”之正中骨要用“茶干竹”,扎“百早身體”要用當地又堅又韌之“爛眼竹”(又名勒竹”)、扎百足之發聲弦要用洋白藤。許航寶都在百里挑一,選出精料,并親手開料削笏,逐樣落實尺寸和重量。剪裁,精制而成,1948年,航寶家計拮據,家里僅存稻谷四、五擔,為了扎好風箏往石岐參賽,他賣去兩擔作為制作風箏之費用,可見其對風箏藝術之熱愛。航寶從16歲起從事風箏玩藝,歷經近60年,所扎作風箏無數。其佳作之一是長近兩丈(古排尺計,下同)36節之百足,放飛在高空,迎著2-3級風力時,須五、六名壯實漢子方能將它拉住。但4級以上風力就不宜放飛。他的百足在高空飄動,不但能作波浪狀起伏游動,還能作大斜度左右搖擺躍飛,兩只大鉗和72只彎爪全會抖動,月夜時故飛還會眨眼,隨著風力之強弱還會發出高低不同之嗷嗷……嗷嗷……”聲音。叫聲音域寬廣,在泮沙鄉上空放飛,聲音上傳南朗墟鎮,下傳崖口鄉附近;在石岐煙墩山上空放飛時,全城區內都可聽到。因此,許航寶扎作放飛的百足,解放前曾獲中山縣兩屆風箏比賽冠軍,還被中山縣民眾教育館推選,參加1948年廣州市民眾教育館舉辦之風箏放飛比賽,并應邀赴澳門表演,均獲金豬”(俗名燒豬”)等獎品榮歸。當年往石岐參賽時,航寶帶領10多名壯實漢子自己花去100多萬元(當年中央銀行鈔票)。去澳門表演時,又有三、四十名鄉親前往助興,當中的10多人光腳走路近10小時才抵達澳門,足見群眾支持他的藝術活動。

    許航寶另一佳作是長近五尺之麻鷹。放飛在高空時,不但能像活鷹般自由翱翔,還有一手麻鷹抓雞子之特技,從高空急促俯沖掠過地面作抓雞姿態后,轉向空中飛翔,之翅膀同時發出啪啪啪啪啪……之短促響聲。有一天下午,他在村口大地坪放飛麻鷹時,嚇得一母雞咯咯大叫,立即用翅膀護著小雞,并伸長脖子松開脖羽,作與麻鷹生死搏斗之架勢。他還有一招是一線系雙鷹之高難放飛法,即先將大放飛空中三幾丈后.再將小放飛,大小兩同在一線作各飛翔特技,從不撞亂。

    40年代后期。泮沙鄉黃村人還放飛過開公仔”(雙人形)。此鳶著色成仙子樣,再貼彩色軟紙長帶,在空中飄動,有如仙子臨凡,十分有趣。

    中山泮沙鄉之群眾性扎作風箏工藝精細,放飛技術高超,風靡全縣。據說.在當時南朗附近鄉村及張家邊地區不少風箏玩藝愛好者,前往向許航寶等巧手求授技術。泮沙人把放風箏藝術視作高尚娛樂,群眾堅持了50多年,長盛不衰,為中山民間藝術作出了歷史貢獻。

    [資料素材來自中山市中山圖書館館藏歷史資料;個人提供者有中山市博物館甘建波、南朗區泮沙鄉已故鄉民許航寶之兒子、媳婦、孫子及鄉親3人;石岐孫文中路金龍發廊店東高品,石岐太平路鄭桂南和石岐柏椏直街居民梁活。]

【關閉窗口】
?
调教丝袜高跟班主任性奴